九月書摘:環保一年不會死 No Impact Man

4d3d5964-0c4c-4ffe-b3fa-965eeaf3687f
上週去澎湖度假,這本書陪我在龍門沙灘度過最棒的時光。

《環保一年不會死》(No Impact Man) 詳實地記錄了柯林貝文Collin Beavan在紐約市中心為期一年的零污染生活實驗。所謂零汙染,包含了很多面向,過程是漸進式,並非一兩天就能迅速達到的境界。第一階段是「零垃圾」──不只用一次性用品、拒絕包裝等;第二階段是「零碳」──只搭乘不排放二氧化碳的交通工具;第三階段則是選擇對環境衝擊最小的食物;最後最後,他甚至嘗試了家庭零用電、瓦斯,並在用水及廢水排放面向上減少環境衝擊。

對於單身人士可能還勉強能想像,畢竟自己一個人執行起來也礙不著別人。只是這場實驗,貝文也把自己的貴婦太太和一歲正在學步的女兒拖下水。但神奇的是,在許多的崩潰和不諒解過後,他們一家漸漸達到一個平衡。如果用快樂程度當做實驗的效果,他們一家只在把電視送出之後,很快地就享受到了快樂的滋味。

這本書算是自2008年以來的這場全球「新生活運動」的先驅,這個運動廣義來說我認為包含了以下幾個常聽見的詞彙:零廢棄Zero Waste、極簡生活Minimalism、低環境影響/低汙染 low Impact

在我自己消化過後,認為極簡生活是以減少物質慾望及有形財產為主以獲求快樂的方式;而low impact則是以環境為本體作為出發點,發展出盡可能降低環境衝擊的生活方式;至於zero waste則廣納了減少物質浪費減少垃圾對環境影響的這些層面,為了環境也為了自己能達到更大的快樂及生活品質。


以下我從這本書結錄下喜歡的段落:

  1. 心理學家發現,最快樂的人並非活在這種永無停歇的循環中,相反地,他們已經提高自己的快樂底線,不需要一再靠新東西獲得滿足。研究結果也指出,對生活感到最滿足的人通常擁有緊密的人際關係、能夠在工作中找到意義、得以發揮他們認為最有才華的部分,以及具備某種更高的理想。承上:結果我們在做什麼呢?我們花更多的時間工作,花更大的力氣取得更多東西,然後對自己無法發揮創意或沒時間跟朋友相聚唉聲嘆氣。
  2. 原來我一直在靠無法真正激勵自己的工作勉強維生,我突然想到,原來我用自己的時間與金錢所換取的,都是用不到十分鐘就會扔掉的東西。
  3. 我們的內在有天生的羅盤──與生育來的人類智慧──告訴自己真北極在何處,然而我所置身的這個匆忙生活,似乎是要牽引我走到別處。
  4. 我對披薩的渴望並不是問題,它被裝在紙盤裡才是問題。pizza
  5. 零污染計畫對我來說比較困難的部分,沒錯,就是那些偶而閃過的念頭:有時候我也希望自己能吃根棒棒糖,也希望自己能跳上飛機去百慕達,也希望自己能在電視機前輕鬆一下,但我認為更困難的部分,就是經常要赤裸裸地面對自己,自己的批判、自己的弱點、自己的執著。
  6. 支持在地飲食文化的好處,絕不只是把跟運輸相關的溫室氣體排放量降到最低而已。他們強調,小型農家會在既得利益的考量下善待自己的土地、善盡整體環境責任、提高資源使用效率。
  7. 牛群吃的是鮮活的青草,那些青草承載了大地的生命力、土壤裡的有機體、雲霧、雨水、陽光、全宇宙和青草本身,然後,他們在被牛隻嚼食並吞進消化道的過程中,還會匯聚牛隻本身的生命力。所以把牛糞撒在六公頃大的菜園裡,就等於把二十四公頃的生命力全都一中再一起,這跟用放大鏡來聚焦陽光是一樣的道理。
  8. 我忘記仔哪裡讀過或聽過,就連猶太教的拉比每天也應該花十分之一的時間蒔花養草、洗碗燒飯或者處理日常瑣事。它不但會讓你跟其他人產生連結,而且會把你拉出自己的世界,透過具體的管道進入真實的世界。
  9. 不只有政府而已,我們必須改變整個文化:我不要一切如常,我要比現在更好;我要一種能讓地球和人類都更幸福快樂的生活模式。
  10. 蜜雪兒(作者太太)下班回家,心裡很不爽,因為有個男性友人讀了《紐約時報》以後跟她說,他太太叫他千萬不跟蜜雪兒握手,大家都覺得我們很噁心,蜜雪兒說。她啜泣了一會兒,然後抓起一隻彩色筆走進浴室,在牆壁上寫著:「我從來就沒有要你跟我握手。」
  11. 最困難的地方在哪?每個人都想知道。
    是拒絕一切有包裝的東西,還是靠單車代步、溜躂板車、過沒有冰箱的日子?還是其他部分?以上皆非,最困難的是改變習慣,硬要自己脫離原來的軌道,學習過不一樣的生活。每件跟你有關的事都想要恢復原狀,至少一會兒也好,這裡所謂的「一會兒」是指一個月,也就是人家說改變一個習慣需要花掉的時間。
  12. 這一刻,在手洗衣服這件事情上,我放棄了。(因為女兒吐了一整床弄髒了現有的兩套床單和睡衣)這可能是我在零用電階段所得到最重要的學習經驗,那就是非資源的使用如果低於某個限度,事情只會變得更悲慘;也就是資源的使用如果低於某個限度,人們就沒辦法也不會自動自發地拯救地球。一個有孩子經常弄髒床單地家庭,不會主動遠離洗衣機;一個有小孩在念書的父親,不會讓孩子遠離燈光。
  13. 佩瑪所謂的「中身」(middle birth)是指既非生於赤貧,亦非生於富豪的狀態。我們可能為貧窮所苦,連檢視自己人生的那種奢侈都沒有,或者我們可能離苦難很遠,沉溺在極盡富裕的物質享受裡,而自滿到無法檢視自己的人生。但是在「中身」──遭遇的苦難只是很輕微──我們受的苦剛好足以引起我麼注意,但不足以令我們難以承受。
  14. 有時候我還是會掙扎,我絕不完美,有時候我很殘酷,很不體貼,會讓自己陷入一些微不足道的堅持裡,事實上,我身邊的人有時候會因為我的麻木不仁而叫我偽君子,「你怎麼能要自己『零污染人』?」他們會這麼說,當然,他們是對的。
    但如果我不至少試著做點什麼,那肯定是錯的。
  15. 我可以選擇我要如何生活,我可以參與政治事務,我可以去演講試著改變人們的想法,我可以到社區花園幫忙看看都市農業的理念能否擦出火花,我可以隨身帶著我的玻璃罐,我可以少搭飛機,我可以寫部落格,我可以跟人們交談,我可以尋找新方法參與我們的文化,對當前的環境危機有所反應。

這本書把一個家庭從「平均汙染程度」到「接近零汙染程度」的過程用幽默卻又發人深省的方式寫下來,過程中太太真的很偉大,縱使她是被半逼迫上了這條船的,卻也異常樂觀,在感到沒有電視的悠閒後對於作者任何提議都抱持試試看也不會怎樣的態度;而女兒在這過程中就像經歷一場遊戲一般,從「爸爸,開燈!」到「爸爸,點蠟燭!」「爸爸我們騎去河邊」。

看完這本書,算算自己還有哪裡可以做得更好,我想,零廢棄生活快一年半了。可能是時候動身參與一些除了演講之外的活動,並正視自己能不能在有限的生命裡,用自己的方式影響更多人,或者回到自己的初衷,讓更多人認識簡化生活能帶來的益處,如果有一天我們的島是被喚作惜福之島,而非貪婪之島時,那時候的我們或我們的下一代該有多驕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