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第十場演講之前

69eabe07-a539-4aab-9706-83b395edc735
斗南是零廢棄演講的起點

自從2017年底接下第一場演講邀約至今,每每踏進一個會場與離開之際,都會興起「哪一天我要把這些感觸寫下來」的想法,讓自己無論未來走到何方,也能謹記來時路的樣貌。

請不用替我準備瓶裝水或點心,我會帶水壺和吃飽

與斗南高中學生談零廢棄

我的第一場演講邀約來自斗南高中公民科的禎恩老師,那天我獨自坐上台鐵來到斗南,那是一場安排在午休後的講座。偌大的會議室讓我想起高中的椰風廳,老師安排了學生擔任主持人做引言(禎恩老師在講座一個月前就透過我訂了40本我家沒垃圾,全校一個班級一本傳著閱讀),同學們甚至還跟我彩排了幾遍要如何從最後面的音響準備室,被cue到名字後一路(假裝接受同學歡呼)上台。

也是在那一次演講開始,我養成了習慣事前會和主辦方提醒:「不用替我準備茶水點心,有需要我都會自己準備」試想如果在台前口沫橫飛講著零垃圾生活,講到一半口有點渴一邊「喀咖」扭開礦泉水瓶蓋的畫面,用想的就覺得好寒。

那一場演講的對象儘管都是17歲青少年,但有幾個提問成為我日後生活的指標,前排的男生問:「你覺得零廢棄生活讓你最快樂的是什麼?」我答:「我覺得讓我最快樂的事就是每一個小小的舉動都讓我感覺自己是個好人,而明瞭到自己是個好人的想法就足夠讓我感到自信與快樂。」還有一個被眾人歡笑拱出來的女同學羞赧問:「那你結婚也要零廢棄嗎?」──沒錯!她是點亮一場沒有垃圾的婚禮的謬思,也是在那一個問題之後我的婚禮顧問模式被「趴擦」打開了。

 

沒有哪種生活方式是最好的

與Bea Johnson見面

在斗南高中演講之後半個月,我見到了Bea Johnson本人,而我的第二場分享(也是迄今唯一一場英文發音的)則是在遠流出版社替Bea接風的那晚。那場分享中我很認真地把翻譯的過程如實的說出來,Bea才知道我是當初寄信問她有沒有可能翻中文版的那個女生。

我想身為譯者最大的幸運,是能夠貼身觀察並驗證作者的言行如一──我們看著她把餐巾紙原封不動地歸位(但沒有要求任何人跟她這麼做),看她的簡便行囊與待人接物,還有勇於接受所有新奇體驗的膽識。Bea那趟亞洲巡迴演講,來到台灣時碰巧重感冒,近乎失聲。我們在演講前問她願不願意讓我們幫她貼耳穴,「但會有小貼紙垃圾唷」我開玩笑地先解釋消毒,她說:「當然好啊!這種體驗哪裡找!」

 

席間我們也談及零廢棄生活與素食主義的相似與衝突之處。台灣目前不常聽到素食主義者對於肉食環保主義者的抨擊(台灣真的個單純的好地方),但Bea舉自身的例子說到自己幾乎是時常、每天因為「身為零垃圾教母卻仍食肉」這件事被攻擊。她無奈但堅毅地說:「我從沒要求素食主義者要減少他們的垃圾量,但他們卻一直抓著我們家食肉這件事不放。(可以參考這裡了解一下)。」用餐中間,我們問她是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周遭的人,Bea說:「沒有哪一種生活方式是最好最優秀的,也沒有人有權利去指導別人該如何生活。」所以這也是我在後來每一場演講中試圖傳達並警惕自己的──作為一個菜鳥講者,我要分享的是知識與體驗,讓更多人認識這樣的生活方式,有幸地話引起聽者的興趣,甚或引發嘗試的動機,但若什麼漣漪都沒激起,那也沒關係。但我相信一個生活習慣能執行長久,應該是因為體會到過程中帶來的快樂,而非傳播者多麼賣力揮舞手中的教鞭使然。

 

Bea離開後寄了信給我,謝謝我和阿選那幾天的陪伴,以及她很感謝我是她的中文譯者,讀畢淚崩,因為覺得疲累、感恩、幸運、充實。而她在台北的經驗後來被她寫進了部落格文章:10 THINGS I LEARNED ON A SPEAKING TOUR IN ASIA (可以去裡頭找我和阿選的影子)。Bea離開之後,我像做完一場如露亦如電的大夢,那是成長過程中少有的練習──歸零。歸零真的好難,但後來的每一次演講,都讓我不斷地在充飽電歸零,再歸零的循環中度過。

回到熟悉的台南

台南荒野與自然材好工作室

因幼稚園老師的引薦回到了家鄉台南分享,受邀到荒野協會與自然材好工作室(就在南女對面,席中有好幾個小聽眾是附小的學弟妹)在這兩個地方讓我認識了大便妹,學環保的黑羊與雞母珠,還有擔任對談人的陳大哥,他們各個身懷絕技,有愛護海洋、推廣減塑不遺餘力的環保創作家;還有帶領地方民眾走出戶外認識環境、舉辦無數工作坊的主理人;也有帶著孩子們學習簡單旅行、垃圾減量、帶領國小舉辦減塑園遊會的超人爸爸。

 

 

從螢幕前到台前,大舞台的洗禮

畢業前在母校舉辦的TEDxCGU

畢業前,母校長庚大學的學弟妹們自發性籌劃了創校的第一場TEDx演講,也因為團隊裡的學妹推薦,很榮幸受邀擔任講者之一,年會主題訂作「改變」。TEDx演講很有趣,因為是官方授權給各地方講堂來辦,所以會提供給主辦方和講者類似「指南」的參考資料,目的當然是為了維護TED這個品牌的品質與可信度,包含演講內容、形式以及忌諱等等,都是注意要點。

身為一個TED粉(畢竟會開始零廢棄也是因為看了TED演講),這個機會真的是千載難逢,所以縱使一開始有許多「我夠格嗎?」之類向蒼天的呼喊,但既然接了就只能全力準備了,但我真的很緊張(在演講四個月前,光只是做功課研究別人的TED演講時,還是一邊看一邊發抖)。我最喜歡的TED演講毫無疑問是Your elusive creative genius | Elizabeth Gilbert,但裡頭其實是根本沒有簡報的。後續又研究了國內中文的TEDx,發現幾乎清一色還是有簡報,但既然要講零廢棄,我決定要做就要做「很簡單的簡報」,就是有圖、很少字,像說兒童繪本那樣。於是我開始動工手繪自己的簡報。流暢的TED演講背後,當然是需要預先準備稿子的,我不太知道Elizabeth Gilbert有沒有自己寫逐字稿(因為她總是出口成章的感覺),但是不好意思我有!而且一刪再刪、一改再改,時常有種回到小時候準備國語演講比賽的錯覺。

 

後來在TEDxCGU上看到了現場的博恩、欣賞的鄧九雲,也認識了玖樓的柏麟,會後也和學弟妹們相談了很久,關於在長庚這些年的淒風苦雨燦爛回憶。太多的分享與接收,充斥著感官,沒有意外地,TEDx年會結束後又是一次從雲霄墜落,再一次歸零。

融入台中生活圈

台中荒野與主婦聯盟

畢業後,我正式搬到台中生活,也許我的年輕臉孔在地方爸爸媽媽面前很新奇,透過台南荒野的介紹,我陸續受邀至台中荒野協和台中主婦聯盟演講,非常感謝大家願意花時間聽名不見經傳的本人說話。在這些地方詢問度最高的大概就屬:「請問你如何改變另一半?請問另一半嫌麻煩的話要怎麼做?要怎麼帶家人一起來減塑?」

當然這就要說起,每一場演講幾乎都會陪我去的阿選。所以到了主婦聯盟那場,我和阿選商量:「欸怎麼樣你幫我講十分鐘?」(叼菸抖腳貌)於是身為當天在場唯一非主婦的阿選變開啟了演說之路。看到阿選出馬,各路媽媽都很好奇這個大男生怎麼會願意一起減塑。但其實我沒有什麼厲害的技巧,只能說當彼此都體會到減少物慾及垃圾之後的許多好處(例如老婆不太會去商場購物),才能如此同舟共濟,奮力划著零廢棄小舟相親相愛。

 

禾豐田食:開拓我們對飲食與農業的視野

甫到台中時,我們為了無包裝味噌、椰子油和洗碗精先拜訪過禾豐田食一次,想不到後來接到中區秀明農夫市集的邀約,他們是一群以自然農法來耕作且友善環境的農夫,固定會在禾豐田食的院子舉辦市集販售農產品。那一次的演講與之前的經驗很不一樣,餐廳一樓變成講堂,聽眾可以在外面買了水果再進來聽分享。在那裏我們認識了主理禾豐的Dylan、世豐果園的林大哥,還有後來變成好朋友的橘sir俊瑋(婚禮伴手禮的種植者)。我一直想要寫一篇專文關於他們的無包裝商店,最近他們剛好在搬家,希望拜訪新店後能盡快寫出來!

也是在那段時期後,我們開始接觸到了許多第一線的農夫與餐廳負責人,有點慚愧但又喜出望外地,發現原來不曾瞭解的世界如此精采茂盛,我像隻食慣了盤中飧的家鳥,放飛廣袤的田野後,心生敬畏卻又一見如故。

零廢棄教會:一群人一起做比較好玩

來到台中後,發現台中真的是零廢棄寶地,原因沒有別的,就是「人」的關係。我和阿選像是誤打誤撞不小心就混了進去哈哈!先是跟了貓旅主理人加零(也是無包裝請揪我的版主)開的無包裝牛奶團,發現台中有一個熱愛環境、教育與實踐的社群在蓬勃發展。今年二月底,由加零主揪了零廢棄教友一起聚會,我們在細雨霏霏中來到東海食農教育基地,每人各帶一桶生廚餘,一起學習熱堆肥(原來堆肥真的是用堆的,像做蛋糕一樣一層落葉一層生廚餘,堆得像座小山,過幾天還會升溫到60度)、一起共享各自帶來的美食,午後則由我和阿選在竹搭講堂裡,和大家分享零垃圾婚禮的經驗。這場分享的特別之處除了與自然比鄰外(旁邊就有菜埔與雞舍),聽眾還都是來自各方的減塑高手,有趣的是大家共有一顆知足惜物愛惜環境的心,但動機和方法都不大一樣,甚至從中還能看到每個人獨到的鮮明色彩!所以環保真的有百百種方式,即刻就能開始的,出一張嘴(拒絕不需要的)、帶一條廢布(重複使用來擦嘴包東西)、本季開始少買不需要的特價品,你真的是走到哪都擁有萬丈光芒!

 

寫在第十場演講之前

這篇文章我用了三天慢慢地寫,寫的是這一年半中我從零開始累積的演講收穫。高中時,我的偶像是蔣勳(或陳綺貞張懸之類的),很嚮往自己也能站在台上侃侃而談,在城市裡抑或鄉野間用自己的理想觸動截然不同的人群,只是當時我不知道自己要和群眾談什麼,也不知道人心如何觸動,也從來沒想過十年後「零廢棄生活」會是開啟這條故事線的標題(因為高中的我最愛喝一次性手搖杯裝的波哥和紙碗裝的寶哥炒泡麵)。

我在每一場演講的結語其實都只有一個,就是減少垃圾固然重要,但更需要學習的是享受簡單的快樂。雖然不知道未來會不會有第二十場演講,但沒有關係,在三十歲以前,我想承續自己二十五歲發下的願,用舒服的方式將好的觀念與方法散播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可能的話,或多或少讓這塊土地的環境更好,上頭居住的人們也能更加快樂。

如果我們的島是零廢棄島

在《我家沒垃圾》一書的最後一個章節(零廢棄的未來)中描繪了對零廢棄社會的完整想像。所以時常我也在想,應用在台灣又會帶來怎麼樣的改變呢?

我對於零廢棄國家的想像是這樣的:縱使我們是生長於小國的小民,倘若我們能夠變成循環的島嶼,政府企業將金錢與時間投入致力於循環經濟與永續環境的產業中,營造友善環境且堅強耐用的建設與公共資源;而人民普遍擁有較低的物質慾望,無論個人還是家庭,都願意將金錢投資在本地製造的耐用產品上,人們對於二手市場與修理再利用感到自然且直覺,會有以社區為單位的菜園及堆肥系統。一旦花在物質消費的時間減少了,人們會有意識地將騰出來的時間花在更多體驗、技能與知識的學習上,也會有更多家長鼓勵下一代勇敢選擇真正有興趣的行業與科系(因為社會的價值觀普遍認為因收入選科系、有錢任性、炫耀性消費是短視近利的行為),林立的各科補習班會被「裁縫再製」、「植栽農耕」、「木工建築」、「美學設計」、「堆肥技巧」的工作坊取代。

新的世代的人們在出生後,成長路上便會不斷有人告訴他們,很抱歉這個世代人類無法再予取予求,我們做什麼事之前都要先考慮環境成本,每一個一次性包裝的零食飲料,都會酌收垃圾處理稅,但不要緊,因為我們有的是更多在地的無包裝選項。孩子會在出門買菜時,幫忙把布袋、保鮮盒放進購物籃,想吃零嘴時要記得的帶上自己的容器;而女孩們初經時,使用的會是家政課自己手縫的布衛生棉。

身為一個未滿三十的台灣女兒,聽到父執輩仍想要發大財時,其實滿難過的。發了財之後呢?就會快樂了嗎?零廢棄的台灣,經濟不會匱乏,也不會發不了財,因為當我們擁有自給自足的能力時,其中蘊藏的軟性實力會是經濟活動的泉源。當我們倚靠著永續的山脈,屹立在太平洋上時,別忘了那些我們早已坐享其中的自由與創造力,那樣的台灣,自然會是各方爭相前來取經的標竿之地吧?

 

寫在第十場演講之前 有 “ 2 則迴響 ”

  1. 看了妳每一篇的文章,妳寫的真好,而且都用簡單的方式讓我瞭解零廢棄,讓我超感動的,看著妳的文讓我有努力的目標,謝謝妳~

    Liked by 1 person

  2. 噢~~我也要謝謝你:)
    寫這些文章有時候是一股熱血,看到像你這樣不吝鼓勵的留言,都會讓我覺得好像可以再繼續寫下去一百年!
    新年快樂!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