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意外 ──芬蘭篇

DSC_0295-1
芬蘭人知足、堅毅、誠信。

人類是一種很特別的生物。和其他動物之間有幾個不同之處,像是可以純為了娛樂而性愛,剝奪然後探討其他動物的生存議題,還有居然可以不為了領域或食物,大老遠去旅行。

我和老婆打從骨子裡就是兩種人。我喜歡把時間填滿,假日的早上最好能和家人一起吃個早餐(注意,不是早午餐),看個書、補足一下週間遺漏的工作,接著上市場買個菜,久違地做個午飯,下午可以一起去運動的話就太棒了,晚上當然是要和老婆窩在沙發上看影片直到半夜。
結婚之後,我才知道有種休閒活動叫睡午覺,現在回想以前一起出遊的時光,八成都苦了她了,我可以用「好不容易到這裡,我們當然/應該/必須要做…」這個句型造一千種例句,完全無視自已身體發出的警訊。

「先生不好意思,我不需要這個塑膠袋,請你留給需要的人。」

「小姐我知道你們的飲料很好喝,但是我現在肚子很飽,暫時不想試喝,謝謝。」

零廢棄生活教我,不需要付出代價就可以取得的東西,可能要整個社會用更多的能量去清運、掩埋、分解,並不是真的免費,既然我都可以這麼理性地拒絕大部分的實體垃圾,那麼,放下那些會吃掉時間、體力、興致的虛擬負擔,應該更簡單不是嗎。


「我想去這裡,這裡好像很靠北很酷。」去蜜月之前,我指著芬蘭地圖的北邊和老婆討論。

接著老婆在伊納里 (Inari, Finn)看上了一間民宿,說明欄提到他們有豢養十幾頭馴鹿,可以教授這種不會生存在熱帶島嶼的神祕生物相關的知識。

「住在這裡我們晚上可以幹嘛?」

「我們就不能就待在民宿裡面好好休息嗎?」老婆斜眼問道。

「當…當然可以,我也正想這麼做。」正解です。

螢幕快照 2019-03-10 下午5.16.22
紅線圍著的地區就是位於芬蘭北邊的伊納里鎮(Inari, Finn),全區皆位於北極圈內。

帶著挑戰一咖登機箱遊北歐的不安,我們來到北極圈內。由於抵達民宿時,已經沒有力氣自己準備晚餐,我們第一頓飯就使用了訂房附贈的「一次免費晚餐」,晚飯前,我們幫忙削馬鈴薯,簡單地介紹彼此、認識地理環境,接著在五月的永晝日光下和老闆娘Tuula、老闆Matti一起共進奶油魚湯。Tuula告訴我們這些魚是下午Matti剛剛從冰湖上釣起來的,怕我們吃不慣芬蘭的黑麥麵包,還特別準備了較順口的白麵包配著吃,也請我們喝她最愛的優酪乳。

「所以,剛剛的魚湯和配餐麵包就是我們的晚餐嗎?」回到房間我有點意猶未盡。

「對阿,你不覺得很棒嗎?」老婆顯然吃得很高興。

從小我們就習慣桌菜必須要有(人數n*1.25+1湯)的份量,例如兩個人就要有三菜一湯、四個人就要有5菜一湯,一旦桌上的菜盤數少於人數,好像就很難用豐盛來形容這頓飯。
其實我有吃飽,只是沒有吃撐,那天晚上即使到了睡前,我也沒有感到肚子餓。

芬蘭人相當知足。今天有新鮮的魚,那我們就好好地吃魚,不需要再找配角來讓餐桌感到富有。

IMG_0419-1
既然今天有新鮮的魚,那就吃魚湯吧!

我們因Tuula的好人緣,向十公里外的隔壁鄰居Seppo租了一輛老美女(十九歲的Volvo),有了行動能力之後,我們便大力邀請Tuula和Matti隔天晚上不要開伙,讓我們來準備晚餐。
出國前因為害怕吃不慣國外食物、又想展現國民外交,天才如我想到了一個好方法:自備咖哩塊。佛蒙特是在臺灣家諭戶曉的咖哩品牌,體積小、包裝輕便(畢竟我們只有一個登機箱),煮咖哩會用到的配料,也很容易在歐美的超市找到。

於是第二天下午,我們花了大概一個多鐘頭準備咖哩、燙青菜,悶了溏心蛋和白米飯,企圖重現熟悉的味道。

「味道很強烈、很特別,這個我們過去沒有吃過,但是我想我會想念這個味道。」Tuula吃完第一口給我們的回饋。

「我們喜歡吃有點肥肉的豬肉,雖然口感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對身體也不是非常好,但如果不排斥的話可以試試看。」老婆加註。

我們每天都在動,不需要擔心,Tuula大笑。

IMG_0826-1
不只有我們在旅遊,Tuula和Matti的舌尖也隨著咖哩飯來到了亞洲。

我們就真的沒有事先查在伊納里該玩哪些地方。Tuula注意到我們雖然遠從亞洲來,卻只帶著小小的登機箱,我們告訴她,我們把東西都留在臺灣了,請告訴我們可以做什麼。

接著幾天,我們跟著Matti去冰湖上釣魚、看他們如何用鈴鐺和食物呼喚產期將至的馴鹿媽媽 – 白雪公主 (Snow White)、開著車到鎮上超市和遊客中心探險、連兩天去走Tuula最喜歡的一條步道,其中幾個晚上Tuula有生火準備桑拿房,他們在充滿木頭香氣的桑拿裡面待多久,輪到我們時,也就跟著待多久。

DSC_0551-1
在伊納里第二天,我們隨著Matti去冰湖上釣鱸魚。
DSC_0560-1
臨盆的白雪公主 (Snow White) 因為緊張而躲在森林裡,結果只找到她的兒子雪球 (Snow ball)。

我們向Tuula借了越野滑雪 (Cross-country Ski) 的用具,在馴鹿圍欄內練習,學會了之後才到冰湖上試滑,並隨著Tuula去採莓果。

「你們真的滑了很久。」抬頭一看,原來已經深夜了,在這裡太陽變成夕陽一個多小時之後,又會變回大白天。越野滑雪對我們來說是種全新的運動,所以想要好好玩一玩,也想珍惜Matti為我們花了不少時間做出來的初級者練習雪道。

每天上午我們會從Tuula的提議中挑選一個地方或一件事情去做,回到家後就大力和他們分享我們的心得,接著就會像遊戲中碰到NPC一樣,獲得新的支線任務。整趟旅程並不像我原本擔心的那樣無趣,跟著當地人一起生活、感受文化差異,沒有預定目標,所以一切都超乎想像。

在伊納里短暫待了四天三夜,和Tuula、Matti的相處,變得像家人一樣輕鬆,臨走之前Tuula請我們留步,端出了芬蘭人聖誕節必吃的莓果派,並囑咐我們吃不完可以帶在路上吃,接著突然陷入一片沈默,可能是因為我們看起來不會待到聖誕節。

IMG_0814-1
臨走前Tuula讓我們帶上現烤莓果派,然後擁抱彼此。

旅行的意義/外

當我們聽到「意外」這兩個字,總是會感到有點擔心,但其實這個字並沒有包含負面的意思。拋下必玩必吃必買的壓力之後,我們多了時間去與當地人互動,多了更多機會去迎接新的體驗,而這些深刻的經驗,事隔一年的今天仍歷歷在目,我不需要翻開照片或行程表,就可以回想起當天的對話內容,因為他們發生在我的意料之外。
零廢棄旅行表面上是減少行李的體積、行程的豐富程度,開始時的確有點難以接受,但其實當我們不再填滿自己的時間、空間去旅行,取而代之的是原本就在當地每天上演的,我們未曾經歷的美好。

DSC_0152-1
在名為Suomenlinna的小島上,因為感到湖邊木椅和陽光實在是太吸引人,就坐下來看書的潔西卡。

旅行的意外 ──芬蘭篇 有 “ 3 則迴響 ”

  1. 超棒的,很喜歡你們跟當地居民的互動,以及刻意在旅程上的留白。不過這種方式也不是人人都可接受,還是要跟旅伴先討論好,都有共識才不會造成期待落差。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