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何選擇居家溫柔生產?

309A0126

「為什麼要在家裡生?」這是我們決定要居家生產後最常被問及的問題。之所以會採取居家生產,並不是因為年初爆發的新冠肺炎(COVID-19),但嚴峻的疫情卻意外讓我們獲得超乎預期的支持,原本採保留甚或懷疑態度的親友反倒覺得這時間在家裡生好像還不錯!

以下是我們選擇居家生產的兩個最初原因,希望藉由記錄下來能讓更多人看見多元的生產方式 ,也許未來能幫助你去同理更多選擇常規外生產方式的產家,說不定將來妳或伴侶生產時也會將居家生產列入考慮呢!(我們為居家生產所做的準備與生產紀實,會再詳細撰文)

零廢棄生活帶來的啟發

一切緣由仍要從零廢棄生活開始說起。
就像我們的婚禮(請見一場沒有垃圾的婚禮)一樣,我們希望能用符合自身價值觀的方式來計劃生產這件事,如果平時買個東西我們能做到檢視自己的需求,那推及婚禮、生產這樣的人生大事,為什麼不這麼做?

零廢棄的5R中,第一個R-Refuse拒絕,也就是拒絕我們不需要的──有沒有可能拒絕我們不需要的生產浪費?在母嬰健康良好的前提下,我們能否拒絕不必要的即時胎兒監視、催生藥物、麻醉藥、灌腸或剪會陰?第二個R-Reduce減量,減少我們需要的──我真的需要那麼多一次性的濕紙巾、產褥墊嗎?

既然想減少醫療介入以及一次性垃圾產生,那麼居家生產儼然是比較適合我們的選項,畢竟在家中我們較能掌控廢棄物的產生,在醫院比較可能會造成醫護人員兩難,因為要麻煩他們做出常規外的調整。

另外,零廢棄教導我們簡化生活,並把重點從物質轉移到體驗上頭。若換成生產,我們希望簡化生產回歸到自然的本能,好好體驗生產不假雕琢的原始樣貌。我們在意的不是病房規格或月子中心設施,而是家庭裡各個角色在生產中所學習並獲得的體驗──母親體驗迎接產兆,感受漸強的宮縮與陣痛,學習面對身心巨大的轉變;而伴侶學習陪伴、生產照護知識,並且全程在產婦身旁給予支持鼓勵;甚或其它家人與孩子,也能夠藉此見證一個新成員的誕生,上一堂最寫實的生命教育課。這是一場家庭共同協力合作的大好機會!而我們想與寶寶一起齊心協力體驗這件大事。

我們於是把之前婚禮海報上的大字做了些許修改:「 一場沒有垃圾的婚禮」變成了「一場沒有垃圾的生產」,只是這次我們彼此都有默契,沒有那麼在意垃圾量了,畢竟生產不是一件會照著計劃走的事情,我們得時時觀其變,無論最後結果如何,母嬰健康仍是我們的首要目標。

309A2817
二次利用的婚禮海報與紙箱裡的嬰兒

選擇以產婦為主體的生產方式

我大七在婦產科實習時,就曾因為產婦「不會用力、生不出來」,而奉命在產檯邊擔任壓肚子助手,將全身力氣灌進手臂,抵著硬梆梆的子宮底一推再推。當時我只是聽命行事認為自己在幫產婦推出寶寶,但當我換位成為大腹便便的產婦時,我光想到左右兩個成人用全身重量壓在我和寶寶身上就覺得驚悚與害怕。

第二個選擇溫柔生產的理由關乎女性在生產中的角色賦權,在現今的台灣,生產普遍發生在醫療院所,產婦們從待產室到產台上,大多時候是由醫護主導產程的進行,包含持續的胎兒監測、催生、人工破水、剪會陰、壓肚子等等,為的是希望在一定時間內娩出胎兒,只是這樣一來,產婦本身的感覺相對就縮小了,生產的主體性也降低了(從「我憑本能可以生得出來」轉變成「要有醫師、要接受醫療介入我才能生得出來」)。

醫師與助產師之於生產常落入角力大賽,但這裡並非要比較誰好誰壞,因為最好的場景可能是兩者一起互補合作,助產師協助低風險產婦將生產本能發揮到最大,而醫師能更傾注醫療重心在需要醫療介入的較高風險的產婦上。

說白了是我想挑戰憑藉著自己的力量完成生產這件事。我想要好好為每個生產環節做選擇,如果寶寶超過預產期還沒出來,那我願意等她;如果跪姿讓我比較好生,那我就不需執意只能躺著生;如果多一點等待時間能避免會陰裂傷,那我不希望自己因為「生得不夠快」而被做會陰切開術(俗稱剪會陰);如果我想讓孩子在熟悉的家裡誕生,那我勢必得盡可能做足準備,尋求支援,也要充分了解可能存在的風險,計畫好plan B

309A0280
想提高伴侶在孕產中的參與度嗎?請好好考慮溫柔生產!

綜合以上兩個原因,若要找出減少醫療浪費以產婦為中心的交集,很自然地會需要認識到「溫柔生產」或是「順勢生產」這些名詞。至於生產場所,有鑑於進一步想挑戰零垃圾生產,我們決定選擇相對較能自主控制垃圾產量的居家生產。

溫柔生產不代表居家生產,也非拒絕所有醫療科技或是昂貴的服務或高級設備,而是一種對於生產的態度與做法,可以發生在醫院、家裡、助產所,也可能是自然產、剖腹產。重點在於過各種方式,促使女性為生產的主體,充分發揮其能力,讓孕產成為一場充滿力量的生命旅程。

──諶淑婷《迎向溫柔生產之路》

下一篇文章我會介紹我們為這場居家溫柔生產所做的準備功課!
(本篇照片攝影:Wan Ning Chen  IG:wn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