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產這回合,爸爸不當門外漢

初修-0062
生產是父母與孩子的第一場合作體驗。

轉頭一看,當初呱呱墜在我懷裡的沐沐已經開始討價還價不想喝內內了。睡得楚楚可憐的時候、看到別人在吃東西眼睛發亮的時候、窗簾一拉開被太陽曬到併軌的時候,孩子成長過程的每一個時刻都值得細嚐。初為人父,我試著享受孩子的重量,也感恩自己何其幸運,能夠從沐沐出生前到出生後,一路都在旁伴著老婆和孩子。

阿尚在前面的文章已經介紹了我們為何選擇居家溫柔生產以及我們如何準備「溫柔生產」,而這次,我想從先生及父親的角度和大家談談,在這一場生產過程中我扮演什麼角色。

第一次聽到溫柔生產,是陪著阿尚去《有時》聽講座(是的,那時候我覺得我是陪她去的)。坦白說,聽完我並不覺得自己會選擇這種生產方式,對當時的我來說,溫柔生產有太多未知的恐懼了,不但聽起來很不方便,更沒有必要去挑戰家人的敏感神經而冒這個風險。即使我們過去都有當過生產助手的經驗,但當產家卻是第一次,產家的思考角度及所需的生產相關知識都和醫療提供者大相逕庭,因此,我們前後仍然花了不少時間從頭開始學習。

爸爸也想摻一腳

我們已經很習慣跟著建議流程走,只要產婦踏進醫院,就會有專門人員幫忙安排床位、通知醫療團隊,甚至連餐食都不用自己買,一鍵就可以送到床前。讓我們從急診入口開始一起走一趟:掛號、等待、坐電梯、等待、確認資料、接受內診、放置靜脈留置針頭、等待、疼痛、更痛、移動至產房、用力、哇哇哇、回病房。從這個流程來看,生小孩似乎不太需要爸爸,我們只是40週前精子的提供者、懷孕期間的出氣包和外送員,而生產這天,沒什麼功能的人只能旁邊站,甚至只能關在產房鐵門外當門外漢,從前的爸爸們還有幫忙通知產婆的功能,現在連熱水都不用我們燒了。

其實,我們是想要幫上一點忙的,只是不知道從何做起。

但又其實,只有我知道太太捏著手的力道代表有多痛,太太慌張的時候會想吃什麼,在場除了產婦以外,更是只有先生才會知道,過去九個多月來日子是怎麼過的,寶寶聽到什麼聲音會最安心。如果孕育子女的過程一直都是夫妻同心協力,沒道理在最重要的一天爸爸們幫不上忙。

如果可以,我會希望能一起感受肚子裡生命的跳動,一起面臨生產的不安,轉移孕期一半的腰酸和最駭人聽聞的宮縮痛到我身上。如果真的有一種方法,讓先生可以試著做到這些,是不是在生產的過程中,該雄性動物也一樣很重要?

試著理解產婦的內心世界

聽完講座若干個月之後,阿尚懷孕了。隨著腹中阿沐的存在感漸強,她開始廣泛攝取孕產的相關書籍,並且與我討論是否嘗試溫柔生產。比起阿尚,在這方面我混多了,我只是查找了幾個部落格,看了幾篇文章和課程心得,到最後硬是擠出兩個週末和阿尚一起參加恩生助產所舉辦的生產教育課程。

一起上生產教育課程的同學有幾位是經產婦。這些前輩媽媽們透露出的神情,吸引我更想去了解,是什麼讓她們想嘗試「不一樣」的生產方式,以及身旁的先生們為何都能散發出溫煦的光芒。

原來過去的我也沒注意到,母性動物在孕產過程中所萌生對家的渴望,不是燈火通明,不是井然有序,更不可能是規模經濟下的『生產線』,是陰暗、溫暖、戒備森嚴、和再熟悉不過的味道與安全感。就像是拉普蘭的母馴鹿在生產前一天,必定性情大變、離奇消失,目的是為了確保分娩過程一切都是最安全的。唯有讓母獸產生真實的「安全感」,才有可能改變身體狀態、刺激體內賀爾蒙,進而引發一連串的化學反應瀑布來保護母子的健康,那是種真正發自母性深層的安全感,不是被族群定義的安全規範。

這時候順著母胎的想望走,很快就可以找到答案。

每個母親的安全感來源都不一樣,有的媽媽可能會強調光線的強弱,有的可能會注重聲音的大小,阿尚特別想要待在熟悉的環境和減少一次性垃圾的產生,因此我們權衡之後選擇居家溫柔生產。

到這裡,最容易被聯想的問題來了,居家生產會不會帶來更高的生產風險?憑目前的科學證據來看兩者無從比較,因為在醫院生產所做的介入準備跟在家生產是完全不一樣的,前者根據實證醫學的證據規劃,後者強化母性本能和適應能力。

充足的事前準備

但不管做的是哪種選擇,事前規劃和準備得越多,才更有機會降低風險不是嗎?於是下一步,我們開始著手做了好多準備,每一個步驟都是經由夫妻一起決定,在這之前當然是經過專業醫療團隊認可。

我們開始組織生產團隊。最信賴的婦產科醫師很早就知道我們對溫柔生產有興趣,在做決策的過程中也給予十分中肯的建議,我們與產科醫師、助產師團隊前後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慢慢溝通、建立緊急聯絡系統,最後擬出一份適合我們的生產計畫,並儘可能順利、安全地執行。

我們開始聽音樂。就像平常一樣,隨意切換著Spotify的推薦歌單,當某首歌讓我們突然有種「我好想在生小孩的時候聽到這首歌噢」的衝動時,按下like,存進我的最愛歌單裡。

我們開始運動。控制媽媽和寶寶(和爸爸)的體重對安全生產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運動能強化骨盆底的肌肉、維持腹肌的強度,還可以增強肺活量,這些好處都能促進順產。到了產前兩個多月,我們更開始每天做陰道按摩,逐漸訓練產道的彈性,剛開始阿尚痛到幾乎要捏爆我的頭,數週後我們竟能感受到按摩的效果,也較不會對生產的情景感到那麼害怕。

我們開始取名字。有了親暱的稱呼,孩子更能接收到和父母之間的連結,直到前幾天我們才意外發現六個月大的沐沐居然還對娘胎時期的乳名有清楚的反應。

我們開始誦經。為求佛菩薩給孩子來到人世最好的祝福與加持,阿尚幾乎每天都為孩子誦持普門品,而我則延續母親往生前所奠基的習慣,睡前會背誦大悲咒三遍。

我們囤積食物。因為無法抓準生產是哪一天,只好從38週開始不斷在家裡囤積生產日所需的食物,哪知道這楊小沐居然住到忘記出來,產前兩三週的食物也就順勢變成爸媽的熱量啦。

我們開始通知重要的親友。當一切準備就緒之後,我們開始提醒親友們好日子即將來臨,但先請父母在家稍安勿燥,等有好消息一定立馬通知,因為我們想要維護寧靜、安全的生產環境。

309A0003
一起練習產前運動除了可以訓練生產所需的肌肉強度之外,也能同時讓先生體會孕婦的痛與不便。

親自為家人量身打造安全舒適的生產體驗

我們已經知道,生產並非媽媽一人所能完成,生產團隊必包含了媽媽、寶寶,以及先生,再外加醫療人員的協助(婦產科醫師、助產師、以及陪產員)。唯有功能健全的生產團隊才能確保母子均安,因此我們提前幾個月與產科醫師和助產師團隊討論生產危象的容忍值與後送計畫,並建立安全的聯絡方式、事前熟悉交通路線等等,要做的功課確實不少。

在我們家,平時主要是我負責開車,當討論到後送時,馱獸的功能就顯得格外重要了。一般去醫院生小孩的第一步就會是開車或坐車,所以交通時間是在花最前面;居家生產不一定會需要移動,但如果要緊急後送時,移動的過程就會分秒必爭,所以在考量助產師團隊和產科醫師能承受的風險值之後,還要再注意自家到後送院所的距離和交通狀況,事先考量備用的交通工具、可能的路況等等,都是相當重要的,不可不慎。

後送時間規劃
居家生產與醫院生產在使用交通的次序是不一樣的,評估風險時必須計算進去

無法避免的外部風險

除了可評估的產婦基礎生產風險、可降低的管理風險之外,尚有一些是難以避免的外部風險,像是天災(地震、颱風)、人禍(塞車)等等,但別忘了一個更常見的外部風險卻是「孩子要生了爸爸還不知道在哪裡」,各位老爸們,提前將工作交代好是非常重要的!

結語

生產可是家裡的超級大事,我相信每個爸爸都希望能守護自己的家人,而爸爸們真的只能當門外漢嗎?當然不是,透過充分的理解與準備,我們一樣可以很有用、很重要!溫柔生產提供一種方式,讓產家擁有更高的自主彈性,但我們不是要強調哪一種生產方式比較好,而是讓大家有更多元的選擇性,期盼每個計畫生育的家庭都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生產方式,並且平安順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